招商加盟热线:

腾讯体育

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

中邪第九十七章 神经质的马琳-顶点小说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1-16 21:39

小丫头一脚踹中转身就跑,看得出来她自己也吓的不轻,但论效果,那一脚并不如想象中的给力。  因为她是用踹的,正面踹下来踹中骨头,因而不碍事。假如是用踢的,那刚才一脚可就狠了,或许能让我断子绝孙都说不准。  即便如此,我心里也吓了个七零八落,迅速反应过来,今天这局恐怕不是两个小孩能左右的。  果不其然,佩佩逃进屋里后主谋出现了,是马琳。  门上那道透明胶带可不是孩子能办到的恶作剧,而是经过大人深思熟虑之后又精心测量,算准了我的身高特意准备的。  至于原因也很简单,不就是昨天我办的那些事儿让马琳小姐姐不爽,所以她才想着今天教训我。  我一手捂裆一手捂后脑勺,痛的倒吸凉气。不需要演,后脑勺不断涌出的鲜血足以说明一切,我觉得凄惨到这种程度该够了,我也不是故意占她便宜,付出这些代价足可以抵消我的罪孽。  马琳面上挂着淡淡冷笑,慢悠悠地晃过来,不知道是不是我心虚,不敢看她的眼,目光只注意到她紫黑的嘴角。  那是被浪哥打的,打的可真重。  “起来吧,躺着不怕死的快。”  马琳说完我就起身,带着讪笑,“琳姐,也管管你侄子,小屁孩太坏了。”  这么说是给大家留个面子,我知道这事儿是她主使,推在孩子身上就不用那么尴尬。  结果马琳并不想隐藏尴尬,直接承认,“不管我侄子的事,是我弄的。”  这么说我能怎么办?难道去打她?  我没办法,只能继续讪笑,“那个,弄的挺好,摔的挺实,得亏我脑袋硬,不然刚才非得一摔两半。”我打着哈哈自嘲,希望能缓解尴尬。  结果马琳继续耿直:“那咋没摔死你呢?要不你再来一下,我给下面放块铁板,保管一次摔死。”  “这么说就过分了啊。”我立马不高兴,“什么仇什么怨,用得着这样?”  “你说什么仇什么怨?”马琳仰着脸反问,目光冷的冻死人。  得,看来我跟她的梁子一时半会是缓和不了。  这样的女人看面相就知道是个难缠的主儿,宽额头高颧骨圆下巴长的跟个杨幂似得,说是禁欲系的脸吧又带着点小风骚。  惹不起惹不起,咱躲。  我捂着后脑勺要走,那个小屁孩斜刺里又窜出来挡在我前面,手里拿着一根塑料金箍棒,一本正经地指着我:“妖怪哪里逃,吃你爷爷一棒。”  “闪开。”我没好气道,事实上我已经到了即将爆发的边缘。  我知道我昨天对马琳做的那些事不太漂亮,但那种情况下,我能怎么办?  我特么的能怎么办?  但凡我还有第二个更好的办法,老子才不稀得动她一手指头,一根毛我都懒得碰。  奶奶的今天还设局整我,摔的老子头破血流。  “你就这样走?”马琳阴冷的声调在后面响起。  “不然嘞?”我转身反问,语气也不友善,“你想我怎么样?”  马琳不回答,轻飘飘道:“先进来吧,给你包扎下。”  马琳的语气有些缓和,我觉得这是个好苗头,都是一个村的,又是从小玩到大的,有些事真的不用太计较。  我跟着马琳进屋,以为她会拿出酒精纱布镊子等医用工具,毕竟她是学医的。然而不是,她让我站在洗澡间,脑袋趴在洗手台上,找了**高度酒,对着我脑袋往下冲,酒水混合血水往下流,迅速染红整个洗手台。  同时,酒水浇在伤口上痛的我嗷嗷猪叫,脑袋下意识地要躲开,却无法躲。马琳掐着我的脖子给我按实了,口里还呵斥:“叫唤什么?昨天折腾我的时候不是挺得劲么,我疼了一天一夜都没说话,你这点疼就受不了?”  她说的是我用她的身体打架造成了许多创伤,这事儿是怪我,当下回:“我也不是有意的,你应该理解。”  “我理解个屁!”马琳一激动就晃酒**,更多酒水冲下来,再次痛的我猪叫。  “别动,让我看清楚。”她按着我命令,语气不容置疑,让我想起小时候按着我打针的医生。  “伤的有点重,要缝针。”马琳说。  那赶紧走赶紧走,去医院医院。我说着要走,结果再次被她按住,“慌什么,我家里有针线。”  话音刚落后面的小崽子忽然喊:“姑姑你不是说要弄死他么,怎么还要救他?”  “我改主意了。”马琳沉声回答:“死还便宜他了,我要他一辈子都在咱家人面前抬不起头。”  小崽子闻言一声哦,似乎恍然大悟。  这对话听的我不寒而栗,“你想干嘛?”  “别动!”马琳再次按下我的头,仿佛我是即将被砍头的犯人。说完命令小崽子:“去拿奶奶针线盒来。”  一听这话我又要跳,“不了不了我要去医院,我要让真正的医生缝。”  “少动。”马琳一声大吼,同时用力压我,身体和我发生接触。  她的胯骨贴着我的臀,有些温暖,有些舒服。  我忽然不敢乱动,心里猜测她的真实意图。  她到底想干嘛?  小崽子拿来针线,马琳把针线在酒水里泡一泡,而后穿针,口里道:“来了哦,忍着点。”  我慌忙制止,让她且慢,虽然我不懂医,但基本道理懂。貌似医生给人缝针不是用棉线吧?针也不是家里绣花针吧?还有,脑袋上缝针不要先把头发推掉吗?哪能上手就来缝的?  “哪来这些废话?走你的,死不了,死了我负责。”  “不是这个事儿啊,我真死了你也负责不了,不行不行,我还是要上医院。”  我要走,马琳横在厕所门口不让,眼睛瞪着我。  “我说琳姐,咱有恩怨可以换个其他方式解,真没必要非得把我往死里弄。”  马琳不说话,手指捏着针转。  我急了,“你那针都不是正经消毒的,你这样会让我发炎溃脓,你会搞死我的我跟你讲。”  马琳翻翻眼皮,“就你惜命,知道战场上那些士兵们受伤是怎么做手术的?你的命比他们的还贵?”  如此我能说什么?  真特么无语。  想了想说:“好吧,你在我头上练完针法咱们之间的梁子是不是就可以过了?”  马琳嘴角冷笑,“先让我缝了再说。”  得,死也就死这一回。  我低下头,双手抓着洗手台,马琳靠过来,伸手捏我的头皮,扎。  再一次的,我发出猪叫,十分渗人。  我发誓,这辈子都不会让马琳再给我缝针了,太特么疼了。  针缝好,马琳拿了云南白药给我涂上,再用白布给我缠上,如此,一个标准的伤员就此诞生。  事情办完,马琳拍拍手,吩咐侄子侄女:“好了,你们任务完成,可以去外面玩了。”  小崽子听完一阵得意,小丫头则有些脸红,听到姑姑赦令,速速扭头离去。  至于我,被马琳带去她闺房,让我坐下,然后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坏了我的身子,怎么办吧?给个痛快话。”  这我就炸了。  “姐,别开玩笑,我几时坏过你身子?”  “昨天晚上。”  “别扯。”我表示不同意,“我只是做你平时做的事,这怎么能算坏你身子呢?”  “少跟我贫。”马琳一脸严肃道:“我怎么对我那是我的事,你那样对我就不行,那是生理以及心理上的玷污。”  玷污这个词儿都出来了。  我这才知道马琳小姐姐的性格作风,是个不折不扣的强悍女汉子。  “还有,我的形象也被你毁了,这你该承认吧?我现在不能出门,我出门大家就喊我琳哥,个个对我发烟,讲些荤段子黄笑话也不避着我,我妈为了这事心脏病都犯了,今早儿差点没过去,这事儿怎么算?我以后还嫁不嫁人,谁以后还敢要我?”  她不说我没感觉,突然这么一说,我觉得自己确实有点过了。  一个活生生的大美女形象彻底被我毁了。  但我也很无奈啊,我能怎么办?那种情况下我实在想不到其他办法。  不该发生的事情也发生了,我能怎么办?  “你没办法?”马琳虎目圆睁,滴溜溜的好看,“那我出个主意,你做到了咱们就算相互扯平。”  “什么主意?”  “简单。”马琳身体站直手背后,抬头挺胸,“想个办法把我换到你的身体,也让我用你身体好好作一回。”  嗯?  我听呆了,表示不理解,这算什么解决办法?  “怎么?不行?”  “不是不行,而是这办法根本行不通,我又不会灵魂互换。”  “少来,昨天发生的所有事我可都看在眼里,虽然我还没有完全理解,但我可以肯定,你绝对有操控灵魂的能力。”  话说完身体突然向我逼近,鼻尖顶着我的鼻尖,一字一顿道:“如果我俩角色互换,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残忍。”  呃——?  我表示自己思维已经不够用,不知道她究竟想表达个什么意思。  下一秒,她忽然笑了,如春风拂面。  没等我说话,她就亲了我一下,两片薄唇轻轻碰,凉凉的。  我更慌了,完全把不住她的脉络,她究竟想干什么?  我说:“琳姐,你要觉得不解气,就在我头上再缝两针,别用钝刀子杀人,我怕。”  “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你。”她轻声说着,眼里都是笑意,身体彻底压了上来。  我蒙了,也晕了,大脑彻底不会动,完全摸不准马琳的套路,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  是了,这个女人是天生戏精,她的思维本来就是变幻不定难以琢磨,只是看了袁信一眼脑海里就构思出一部狗血偶像剧的女人,我怎么可能揣测得了她的想法。  下一秒,她终于说出她的真实想法,“你把我看光摸遍,我也要把你看光摸遍,这样才算公平。”  我能怎么说?只能竖起两根拇指点赞:琳姐威武,社会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