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加盟热线:

音乐在线

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

迪玛希能否“复制”黄致列的成功?界面新闻 JMedia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3-14 19:45

无论是在《歌手》中的表现,还是炒作套路,还是走红之后的热度指数和活动轨迹,迪玛希和黄致列都势均力敌,不由引得观众和粉丝们纷纷联想,迪玛希是不是真火了?和黄致列一样火,甚至比他还要更火?5月14日晚,腾讯视频Live Music举办了一场双屏互动巨星演唱会《音乐战纪》。走红于《歌手》的进口小哥哥迪玛希在这场演唱会中再创佳绩,以700.2万的超高人气力压李宇春、萧亚轩、郁可唯、林宥嘉、方大同等知名歌手。面对粉丝的阵阵尖叫,小哥哥放话,我非常尊重在此登台的每一位演员或者歌手,但是他们都没有像我这样的歌迷。在限韩令发布之前,黄致列在中国真可谓红得发紫。他在中国的第一张数字单曲《最远的距离》在30分钟内销售了10万张,一天内销售量突破80万元。如今,韩国欧巴一度落寞,横空出世的迪玛希代替欧巴填补了中国粉丝的心灵空缺。然而,这位被网友寄予了无限期待的小哥哥能否复制甚至超越黄致列的成功?无论是在《歌手》中的表现,还是炒作套路,还是走红之后的热度指数和活动轨迹,迪玛希和黄致列都势均力敌,不由引得观众和粉丝们纷纷联想,迪玛希是不是真火了?和黄致列一样火,甚至比他还要更火?就在《歌手》中的表现而言,迪玛希与黄致列不相上下。两人经常拿到竞演的前几名,而且都在总决赛中获得亚军。在《歌手》播出期间,节目组对迪玛希和黄致列使用的炒作手段也极为相似。在《我是歌手4》中,节目组炒作黄致列和徐佳莹CP,迪玛希和袁维娅、黄致列和徐佳莹,徐佳莹淘汰时黄致列将之抱在怀里安慰。在观众看来,迪玛希与袁维娅也CP感十足,二人的亲亲互动是节目组炒作的热点。凭借《歌手》爆红后,迪玛希也和黄致列一样开始参与芒果及其他卫视的热门综艺,举办粉丝见面会、演唱电影主题曲,而且两人都分别登上过湖南卫视王牌节目《快乐大本营》。2016年4月播出的《快乐大本营》邀请了黄致列,该视频在芒果TV上的播放量2328.0万次;而迪玛希参与录制的那期《快乐大本营》在芒果TV播放量更是高达3622.9万次。就近两年来的百度指数来看,黄致列最热时百度指数高达135,813,在《我是歌手4》结束到2016年年底间,其百度指数仍保持在15,000左右;而迪玛希的最高百度指数也达130,000左右,在《歌手》结束一个月内其百度指数大约在12,000到20,000间,5月7日曾超过20,000达到顶峰。就新浪微指数而言,黄致列在2016年1月到4月,也就是《我是歌手4》播出期间,其微指数最高可达330K左右;而迪玛希在《歌手》播出期间,其最高的微指数更是高达780K。此外,黄致列的微博粉丝数有542万,迪玛希的微博粉丝量稍低,约335万。在哈萨克斯坦,迪玛希只是一位正统歌手;在韩国,黄致列也不过是众多帅哥美女中并不显眼的一个;而在中国,他们有了更为鲜明的人设和定位,迪玛希被观众、网友称为小哥哥;而黄致列有大叔的嗓,小鲜肉的颜,因而被网友戏称为小叔。黄致列的人设无疑是韩国娱乐工业的产物,而且他在中国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一方水土。黄致列在内地签约的经纪公司国韵文化深谙中韩交流之道,而黄致列本人的气质很符合湖南卫视的快乐定位。《我是歌手4》播出时,阿里巴巴以1.9252亿元人民币入股韩国SM公司,持有SM4%的股份。阿里入股SM,也就意味着黄致列可以享受到加盟阿里音乐同时身在芒果台综艺一线的宋柯、何炅提供的资源。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奶粉与黑金的第一次冲突。奶粉们曾因为迪玛希机场睡长椅、带病上直播等诸事而控诉黑金经纪公司贪图利益,不心疼艺人。此外,也有奶粉多次质疑黑金经纪为迪玛希的演艺道路所做的规划,认为迪玛希更适合在外国而非中国内地发展。粉丝与黑金的冲突也恰恰体现了小哥哥人设的游离之处流行明星还是品质歌者。迪玛希走红于湖南卫视的王牌综艺节目,而且他极富时尚气质,收获诸多粉丝,在绝大多数人看来,迪玛希的娱乐圈进阶之路或将一帆风顺。然而,有一个事实不容忽视小哥哥在初入中国之时就搭上了主流的快车。纵观歌手历届冠军,羽泉、韩磊、韩红、李玟等人,除了在歌唱界资历较老之外,他们都还有一个共同特征颇受主流媒体的认可。他们都曾一次或者多次在央视春晚中亮相,也曾参加央视其他综艺节目。而恰逢一带一路的契机,哈萨克斯坦出产的进口小哥哥迪玛希则顺理成章地成为《歌手》贴近主流的另一纽带。另外,《歌手》节目组没有放过借用政治东风的契机,中国、哈萨克斯坦政府及其主流媒体也紧紧抓住了这个由小哥哥创建的交流机会。迪玛希受到人民网、中国网、央视等主流媒体的力挺,央视新闻直播间点赞《歌手》并称其为一带一路上的音乐使者。哈萨克斯坦驻中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参赞凯拉提也声称,迪玛希参加这个节目,拉近了两个国家的文化。迪玛希甚至被授予哈萨克斯坦第一任总统国家奖学金,旨在表彰他在文化领域取得的重大成果。事实上,在两国媒体助推之前,小哥哥就已经有了主流色彩。从他的被引进到他的自我定位,都有很正的一面。迪玛希能够参加《歌手》,哈萨克斯坦的知名电视人叶尔泰功不可没。叶尔泰在中哈影视文化交流中起到了不容忽视的作用。叶尔泰也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过,他是通过结识广电总局国际合作司司长马黎才逐渐联系到湖南卫视《歌手》节目组工作人员的。迪玛希在被引荐之时就承载着叶尔泰对中哈文化交流的期许。迪玛希出身于音乐世家,是从小接受训练的专业歌手,他也曾多次代表哈萨克斯坦参加国际音乐节,身上有较强的正统色彩。所谓国宝级歌手的称号不仅是一种专业光环,还有些许很正的味道。小哥哥自己也曾在采访中表示过,不想当明星,要当人民艺术家。迪玛希并不是在粉丝文化中长大的,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落入凡尘,并试图在粉丝文化中重新养成。在娱乐资本和政治力量的协力助推下,如今的迪玛希红得发紫。这种紫的背后终究暗含着娱乐资本和政治资本的统一与对立,娱乐红和主流红必然难以达成长久的默契。进口小哥哥有着非主流的高颜值、非主流的演唱风格、却又一颗向往主流、拥抱人民的心。在其正统的内在风格与流行的外在风格的包裹下,在娱乐资本和政治资本的双重包围以及粉丝群体的介入之下,迪玛希本人及其身后的力量会将他推向何方?笔者认为,在不太可能有限哈令的当下,复制黄致列似乎不算明智。